统战故事 > 正文

超山寻梅

2018/7/17 13:41:04 来源:民建市委

  杭州超山向来是赏梅胜地。寻访超山之梅,缘起于考证民主建国会总会在上海的会址,偶尔读到《黄炎培诗集》中的“超山观梅”的诗篇。诗篇借物喻景、借景抒情,读着、读着坚定了“走一趟”超山的决心。

  恰巧,在杭州办完公务。稍事休息,从西湖边的华辰国际饭店出发。

  超山属于余杭区,余杭距杭州约30公里,弯弯绕绕,行驶了一个小时。

  春分刚过,那天天色特别的晴朗,步入景区,超山的美景映入眼帘,一株硕大的古梅,一块红色行书石刻异常醒目,上面写着“超山观梅”。忽然,想起黄炎培的诗不就是“超山观梅”吗?“三台曾观古唐梅,超山观梅今始在。晴空欲眩一片雪,独幹老了犹花开。”黄炎培观梅时也是一个晴天哦。

  

  1948年2月25日,黄炎培一行在超山宋梅下合影留念。照片中自左至右:沈方成(胡厥文夫人)、胡厥文、黄当时(黄炎培女儿)、黄炎培、姚维钧(黄炎培夫人)、郝玲星、周庚、王载非

  1948年的2月24日,黄炎培、胡厥文等人乘西湖号游览专车从上海赴杭州。午餐于素香斋。下午,他们坐船荡至孤山,梅花寥寥,不足观,便改坐车游玉泉、灵峰寺,转至灵隐,晚餐于知味观。25日,他们坐旅行社特雇的汽车抵达超山,进入超山,梅花怒开,诗兴大作的黄炎培于是写下这首“超山观梅”。诗兴管诗兴,黄炎培的诗句另有含义。晴空欲眩一片雪,这“眩”有迷惑、迷乱之意,黄炎培那有雅兴去超山观梅?这个时期不是民建转入地下活动的时期吗?原来他们是被特务监视,被迫携眷从上海去杭州,他们是故作镇定,聚在一起商议组织事宜。“超山观梅”成为了一个历史事件,照片刊登《中国民主建国会五十周年》纪念册里。这幅老照片标识了合影人的姓名,除黄炎培夫妇、胡厥文夫妇之外,还有黄炎培的女儿当当、王佐才、周赓、郝玲星,一共8人。下面写着“在宋梅下”,这些白底黑字都是在照片的蝶形框内呈现。

  笔者按老照片追寻找到了宋梅,确有“独幹老了犹花开”的感觉,除枝干露出少许绿芽以外,已经没什么花瓣了,孤零零的,再仔细想想,毕竟700多年了,再核对照片,不会错了,就是这株“宋梅”。宋梅留下了民建人深深的痕迹。

  黄炎培的诗共为6句12行。他的后4句是:“此山宜梅土殊众,山民资生免饥冻。八九百年一二存,坐令游人思赵宋。唐梅宋梅证已稀,艳称六出形渐非。此花古拙饱桑海,即今山外喧金鼙。”可以看出,不光有宋梅,还有唐梅。笔者依次寻找到了唐梅,在唐梅下留下自己年逾花甲的身影。

  自古至今,文人雅士观梅,不外乎三个时段,冬季末了,梅花傲雪凌霜,倔强地萌芽时,他们称之为探梅:初春,梅花含苞待放,成株、成林、成片时,生机盎然,他们称之为赏梅:春天来了,大地还暖,梅花盛开季即将谢幕时,隐隐地、缓缓的,鲜鲜的、艳艳的……尚存着最后的臻品梅花,他们称之为寻梅。寻梅,或许是赏梅三个时段最为诱人的时段。杭州超山的梅花能传颂至今,不是因为她的品种特殊,也不是因为她的花色鲜艳,而是她的平常,她的朴素,她的韵味,她有着传颂千古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