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战人物 > 正文

樊芸:“专业人士代表”

2014/3/13 14:19:47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钱蓓

WDCM上传图片

  去年两会,她用8分钟时间分析了财税体制改革五大问题。
  去年两会之后,她撰写了2万多字的中国财税体制之变报告,提供给了有关部门。
  今年两会,她在一片为互联网金融叫好的声浪中提出了鼓励民间金融创新的一整套建议。
  
  刚到北京那两天,樊芸身体不太舒服。记者不知情,约了她晚上10点采访。她面色有些疲劳:“我简单说说今年想提的建议,具体明天细聊,行吗?”但是,她开口之后再没停下来。两小时以后,记者主动提出暂停。
  担任全国人大代表7年,樊芸说她钟情于这个角色。她把自己归为“专业人士”代表——有专长,有主见,有独立人格,是民主政治发展的见证者和参与者。
  
  提建议,时机有讲究
  樊芸,无党派人士,民营企业上海富申评估咨询集团的董事长,按照上海代表团的分类,属于“非公有制经济代表”。经济学背景出身的她,今年关注的议题大多涉及经济金融行业。作为召集人之一,她参与了2013年在沪全国人大代表的专题调研,课题是电子商务。调研成果现已通过一份关于促进电子商务立法的议案提交到全国人大。赴京参加两会之前,调研组决定提交一份关于促进和规范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建议,起草者正是樊芸。
  “互联网金融是对传统金融行业的巨大挑战,应该支持和鼓励,但也要有规范。”这方面,樊芸和多数代表观点相似。3月5日,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亮相,互联网金融首次被写入报告。在一片为互联网金融叫好的声浪中,樊芸提出了关于鼓励民间金融创新的一整套建议,“政府工作报告认可了互联网金融,意味着传统金融行业没有别的选择,必须应对‘搅局者’的挑战,否则就‘out’了。这个时候谈民间金融、金融创新,大家也许更听得进去。”
  如果要一条条罗列,樊芸手头存储的建议议题不下10个。她不打算一次性说完,“一来时间不允许,二来,什么时候提什么建议是有讲究的,要把握机遇,也要有前瞻性。”
  
  写报告,自身要积累
  去年两会,习近平总书记参加上海团的全团审议,樊芸正坐在他对面。她谈了国家财税体制改革的问题,连连引发笑声和掌声。事后樊芸告诉记者,她太投入于自己的表述,完全不知周遭有何反应。
  财税体制改革问题异常复杂,樊芸用短短8分钟时间分析了人大财税立法权旁落、中央专项转移支付不够公开透明、地方政府财权事权不匹配等五大问题,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多次低头记录。
  在两会现场见到好报告、听到好发言并不稀奇。许多身居要职或事务繁忙的代表有专门的团队协助起草报告。但樊芸没有,“所有报告、书面意见、审议发言都是自己写的,这样可以手到擒来,但也容易累。”
  去年两会之后,樊芸继续追踪财税体制改革话题,从清朝的分税制改革萌芽开始,研究中国的财税体制之变。最终,总说“写不了长文”的她一口气完成2万多字的报告,并在今年春节将精简版报告提供给了上海有关部门。
  2013年,樊芸应邀为上海市人大代表作报告,交流起履职心得,她说:“人大代表想提出高质量的审议意见,自己必须要有积累,有功底。”
  “我是很钟情于履职这件事的,任何陌生题目,给我一个礼拜时间,我都有信心搞清楚它的脉络。进入那种状态后,我很投入。”
  
  当代表,应该有专长
  人大代表五年一届,樊芸觉得履职机会宝贵,要求自己每年提不重复的建议,“建议最好能有前瞻性,要经过调研论证。”
  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之前,樊芸曾担任上海市徐汇区人大常委会委员。那时起她就开始关注一些“前瞻性问题”,如2009年后才进入舆论视野的地沟油:“我家小区门外有很多洋快餐连锁店,晚上回家经常看到几个穿西装打领带的人在晃悠。观察一阵才明白,原来是在挖地沟油。我跟踪了他们一个月,连他们把地沟油送到哪里去加工都搞清楚了。”樊芸说,那是2007年的事,调查明白之后,她向区人大汇报有关情况,建议对地沟油作统一收购,并由政府进行补贴。
  在上海团,樊芸是最敢说也最能说的代表之一,她总能用诙谐有趣的表述吸引听者的注意力,也曾因所谈问题过于尖锐、直接而让人捏一把汗。去年人代会全团审议,习近平总书记在会后与代表们一一握手,走到樊芸面前,有人介绍她是“社会新阶层人士”,樊芸解释:“我是专业人士。”
  “专业人士,应该是有专长、有主见、有独立人格的一批人,他们积极参与社会经济活动和民主政治发展过程,具有不可取代的社会地位。”这是樊芸前两年带队到香港调研后获得的感受,她希望以这样的身份参与国家民主政治的发展进程。